『您要是肯爱我,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人啦。您找不着第二个。』

死了死了。瘫。

文盲,只有高中文科生的文化水平,脑补成分远大于任何科学逻辑。
养老,单机。
平坑之后去写原耽。

绑画是rio,吹她。

弃号,取关随意,删看心情。

诸位有缘再会。

wz同人这一块我是写不出比无情、不识月和偏利共栖这个系列更让我自己满意的东西了。最近写了很多乱七八糟的,看一看通通都是退步的垃圾。

唉。大概是没有爱了(……

写手年度总结二十题

玩一玩。

01 这是你开始写作的第几年?
如果从第一次写玛丽苏文开始,差不多六年了,如果从入圈写出能看的东西,大概是四年
02 你今年挖了多个个坑?
很多,懒得数,8-10个左右吧
03 你今年填了多少个坑?
两三个?
04 摸摸你的良心,如果它还在的话,有没有觉得痛?
挺痛的。
05 这一年你写的最满意的文是哪篇?
【邦良】无晴
06 这一年你写的最不满意的文是哪篇?
大概是【云亮】未渡
07 这一年你热度最高的文是哪篇?能总结一下原因吗?
【云亮】made of stars
车,糖,太太推荐,皮肤热梗,都占了。
08 这一年有哪些读者令你印象最深刻?...

【云亮】薄荷苏打与草莓牛奶(上)

*cp王者荣耀云亮,赵云×诸葛亮。现代架空
*大写加粗ooc没文笔没剧情没文风慎。高中生云×数学老师亮。
*一个给自己的挑战吧算是。想把近日所思都融入进去。比较乱。想走文艺与傻逼并重的路线。
*对,写着写着跑偏了,很大一部分灵感来自于我的怨念,文中学校原型就是我们学校。无f**k说。

0.
诸葛亮将吸管从包装袋中扯出来,青绿色的塑料管穿过硬塑料杯盖。他搅拌着半透明塑料杯中色泽清澈的液体,冰块混杂着气泡沉浮,柠檬片摇摇晃晃,薄荷叶青翠欲滴。
“含气苏打水?老师不是不喜欢汽水吗。”
赵云自书页间抬头,目光在塑料杯上稍作停顿,透过被水汽模糊...
不想再搞同人的原因就在于我意识到了。

不管你多么爱一个角色,他都仍然是别人的孩子。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表示你对一个角色的爱,这不错,你可以让角色A砍死角色B世界悲痛欲绝来表示角色B的重要,你也可以让角色C用言语重伤角色B再让角色B不计前嫌,或者干脆你爱的是角色B,但是你让角色C用言语重伤角色D,然后让角色B为角色D说好话以表示D与B有多么可爱。你可以让ACD一起编排B并且使用嘲弄的口吻议论他但是毫不担心B会听说来表示ACD与B之间关系的亲密,或者更进一步,表示B的受欢迎。这些都是具有说服力的写作安排。比起单纯写我爱BB超好超可爱丰满多了。

但是如果你创作了一个同人作品。你爱...

最近没有上过lof,打开一看有起码十篇文被和谐了(。

近期没空补档,回家试一下,诸位见谅qwq

啊,垃圾老福特


大概是这样



  • 系统消息:尊敬的用户,您好!博客 玥_Aria 中的 文字 【邦良】long long a... 存在违规内容,已被屏蔽,请修改。为了保证继续为您提供稳定的服务,希望您合理使用LOFTER。



  • 系统消息:尊敬的用户,您好!博客 玥_Aria 中的 文字 【邦良】long long...

【梦间集】浮生一梦

好的。深切表白你们鹅太太。午饭钱真是扎心了(……)
耻得我都不好意思看了我还是你们纯情的傻白小甜甜啊信我(………………)
写得真好,给鹅太太狂打call

白菜鹅

@玥_Aria 点梗,浮生剑X她。
ooc慎,自行车慎。
———————
浮生一梦
夏子坐在实木雕花的方桌旁,听到门扇后轻轻的叩响。
她紧张地站了起来,抿了抿嘴,轻轻地说,“请进。”
《梦间集》公测五十年,浮生剑是最开始就有的npc,皮肤都出了一麻袋,可他此时却是初始立绘里的那身打扮,金冠束发,白衣胜雪。夏子当年第一次玩这款全息网游,卡池里惊鸿一瞥,他也是这般模样——可惜那是别人召唤出来的,她只有越女小妹妹为伴。
浮生并没有...

【邦良】一封回信

真的只是一封回信。语c信箱那边写给伯爵的
德古拉x言灵之书,不打tag 存一下。

写信人:言灵之书–张良
收信人:德古拉伯爵–刘邦先生。
信件主题:一个打破世界观位面的奇奇怪怪的胡言乱语

不知所处的伯爵先生:
  展信佳。
  首先恕良冒昧,为擅自拆阅并回复您的信件而致歉——也许您想听到的回音来自您所言的教廷、碧落黄泉或是所谓天堂,抱歉我并不知道那主教,或者说也许是曾经的“我”究竟所属何处。况良已久未同人交谈,师父离开之后良独身一人甚久,同世人交流实在是艰难的任务——大抵也不怎么会写信。
  但是您的信件的的确确是出现在了良的咒术圈里。也许它跨越了时空,也许是良学艺不精的...

【云亮】long time no see

王者荣耀云亮,鱼,ooc至极,没文笔没文风没剧情烂极慎入,现代paro。傻白,不知道算不算甜。应该算傻白甜吧。
灵感来自周董《好久不见》,歌词有化用。

  赵云同诸葛亮的重逢,在诸葛亮的眼里纯属意外。
  那天很热,诸葛亮穿着自己最不喜欢的一件旧件衬衫,它深蓝色,七成新,背部蹭到过墨水,洗不掉。他也没有梳头发,满脑袋银蓝色桀骜不驯,隐形眼镜用完了,他不得不戴着自己嫌弃至极的黑框眼镜。
  他只是下楼扔个垃圾而已,半路接到电话讲诸葛先生您的宽带即将到期,请即来续费。他寻摸着移动营业厅也离得不远,走五分钟出小区门左拐对面就是,下回再跑一趟稍显麻烦。仗着附近没住什么下

爱弥儿

有原型,没考据,天雷奇葩拉郎。十分钟极限摸鱼。当原耽看就好,嗯。

他们在晌午三点的阳光底下做爱——让可从来不知道伊曼努尔书房的丝绒窗帘之后埋藏着如此绮丽而明艳的风光。书房向阳,失去了充作防线的帷幔,阳光毫不留情地自落地窗闯入狭小空间侵蚀每一寸壁板。
    他紧贴着橡木桌面的脊背冰凉,但是这太过刺眼而暖热的日光自他面上踏过去,驭马巡视领地的伯爵般趾高气昂,马蹄铁刺得他双眼生疼。
  于是他慌里慌张地闭上了眼,好防止身上人瞧见自己红润而潮湿的眼角。他不知道自己成功了没有,但是伊曼努尔俯下身来吻了他的眼角。
  让长着一双非常好看的眼睛,眸角狭长,温润...

© 玥_A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