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是肯爱我,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人啦。您找不着第二个。』

死了死了。瘫。

文盲,只有高中文科生的文化水平,脑补成分远大于任何科学逻辑。
养老,单机。
平坑之后去写原耽。

绑画是rio,吹她。

【陆散】零至八十秒

*实况RPS综合向84小时投稿,手机艾特不了哭兮兮。关键词80秒。校园设

*第一次写陆散,带陆散陆,与真人无关勿代三勿捅三OOC,我总觉得不打名儿没人能发现这是陆散(。)糖糖糖,姓名设定来自别的太太,侵改感谢。

*lo主煞笔没有文风取名废bug多见谅欢迎捉虫,
后续联动

0.

  八十秒,1.33无限循环分钟,0.02小时,0.0009天。

  有什么用呢。

1.

  计算书写一道数学填空题,至少需要八十秒。

  但是和你在一起好像就能写完一整个大题。

  那时候陆之遥和肖尧都才初一,同桌。

  其实陆之遥和肖尧小学就是同学了,可是肖尧拼命回想也只能记起自己坐在进门正数第一排,因为自己个子小,而陆之遥坐在墙角倒数第二排,因为他个子大。所以陆之遥和肖尧刚刚坐到一起时除了早上好再见基本无话可说。

  不过好歹也呼吸了同一间屋子的空气六年,见到总是比生人亲切安心得多,所以对于新的座位安排肖尧和陆之遥都还满意,你来我往的三言两语间渐渐熟络了起来。

  陆之遥的理科成绩在初中一直好得出奇而英语却一塌糊涂,偏巧肖尧的英语一直稳定优秀而数学一塌糊涂。

那天是秋末初冬吧,空气中弥漫着来得有点早的寒意,加上连日阴雨更是凉得彻骨,天整日阴沉沉的,黑的早。那天倒数第二节课考了场数学,肖尧本来就特别烦数学一堆堆一团团乱七八糟定理证明平行相交全等,窗外早已暗下来的天色更是添了几分压抑,他手中的黑色水笔在苍白卷面上有力无气地划下歪斜数字,慢悠悠地挪动着。

  讲台上老师啪啪地敲了桌子:“注意啊,还有一分半钟收卷。”可是肖尧悲伤地看了看自己的卷子,后半张写是写了一堆不会,前面的填空题也还空着没动。对着一堆稀奇古怪的符号数据盯了半响正对着草稿纸下笔时身边忽然传来压抑得极低的嗓音。

  “你傻蛋啊肖尧,设一个不就一目了然了别用方程组!”

  “……你才傻蛋,”这么还击了一句的肖尧还是固执地提起笔将xy的方程组列了下去,消元一抵好歹算出了正确得数,可是腾到卷面上的同时下课铃也响起了。肖尧不得不老老实实地交卷,伸出一半的手却被陆之遥半路截住,对方一把拽过卷子照着自己的答案把单选都填满了才一起传给组长。

  “你干嘛呢!”肖尧带着一半吃惊一半受宠若惊地看向陆之遥,后者则一脸嫌弃地看回来:“我干嘛?你数学到底怎么学的啊傻蛋,如果选择填空还空着的话肯定不及格,反正闲的没事我总不好见死不救?”

  “……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次日发卷,肖尧看着发下来刚刚好压着七十五分的试卷不得不承认陆之遥的正确性,如果自己的单选空着那后果简直不敢想……

  “那啥,谢谢了。”

 

2.

  一句呐喊跨越两万米传到大洋彼岸亦或是海底深渊,差不多也只要八十秒。*

  可是和你在一起这句呐喊宁可融化在耳畔。

  说实话初中生活还是极其丰富多彩的,尤其是这个适应了初中却还未到升学战争的初二——至少运动会不会被关在教室里自习考试——但是陆之遥满腔悲愤地表示还不如考试啊。原本是肖尧开玩笑将陆之遥的名字填在了报名表上却偏偏忘了划掉,而且报的还是跳高。

  陆之遥对着比赛安排表欲哭无泪,他比划一圈自己的小肚腩和圆脸,再把眼镜摘下带上翻来覆去几遍,到时候怎么跳得起来喔——这么抱怨着陆之遥还是乖乖地在每天放学后浪费半个小时打游戏的时间去操场上蹦蹦跳跳,身边跟着因为内疚自愿陪着陆之遥的肖尧。

  可是到真的踏在运动场上那摊沙坑上的时候陆之遥脑子却是一片空白的。

  身边人高喊“陆夫人加油”——那次分角色朗读课文陆之遥绘声绘色地扮演了钱夫人而得来的外号,说起来那次肖尧也被戏称为散人——的声音已经听不太清楚了。只记得一眼望去是晴朗明媚的天,从水泄不通的人群上方蔓延出去,很高却又那么近,而在天空的边际,人群之外,是他。

  陆之遥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助跑怎么跳起来的,他只记得腾空的瞬间不远处那人注视着自己,于是世界都安静着屏气凝神,直到落地之后跌坐在沙坑里,那句呼喊便划破了茫茫人海。

  “过了!陆之遥你过了!好样的夫人!”

  人群便开始三三两两地欢呼起来,声浪一波高过一波。可是除了第一句,陆之遥完全没有听见,他起身跑向场外与正挤进人群的肖尧撞了个满怀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拥抱,肖尧对着陆之遥轻轻耳语“之遥我知道你能过的我就知道!”

  那句吐息就这么融化在了陆之遥耳畔,软溶溶的,甚至有些轻飘飘的。

3.

  燃掉半根香烟,大概也是八十秒。

  可是和你在一起这半根烟就连半秒钟也不剩下。

  从初中毕业一直到高一,陆之遥和肖尧的缘分都令人惊讶——一直同桌了四年,陆之遥是个天生的宅男,游戏对他的吸引力完全大于交际与学习,所幸肖尧够耐心也够温柔,一直盯着陆之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可惜这份缘分败给了文理分班——虽然陆之遥和肖尧报的都是理科,无奈上天不长眼,陆之遥以两分之差和肖尧所在的理科重点班说了再见。偏巧学校又把尖子生当宝贝一样保护起来,操场角落的那栋教学楼单独辟给了重点班。临别时陆之遥拍着肖尧的肩膀:“傻蛋你这下可管不着我了。你要争气啊。”而肖尧也重重的捶了一下陆之遥:“省省吧夫人你自个也得努把力啊,别以为我就真不能监督你了。”

  那时候陆之遥以为肖尧只是那么一说。

  直到那一天,手上挂着学生会臂章的肖尧一脚踢开储物间的门将正在抽烟的陆之遥抓了个现行。

  “哟陆之遥挺能的啊,才几天就学成不良少年啦?”肖尧一脸嘲讽地截断了陆之遥想辩解的话:“从你开始我就盯着呢,四十秒不多不少掐着表,给我赶快灭了,八十秒我就上报批评了啊。”

  然后陆之遥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身上的烟盒也被肖尧搜了出来一脚踩扁:“陆之遥烟这玩意对身体多不好你不知道啊?再让我逮着一次你你试试?”

  陆之遥才明白,这个抖M的傻蛋自己找的麻烦是绝对不会放下的。

4.

  从想起一个在千山万水彼岸的人到拨通他的电话,时间刚好是四十秒,如果算上我们两人的话那就是八十秒了。

  可是在你身边,我一秒也不想浪费。

  时间过得挺快,高二连着高三,高三的大boss就是高考。陆之遥和肖尧在一起一合计,彼此怂恿着“真男人不虚”第一志愿填了个排名靠前的重点大学,当然要说不虚肯定是假的,陆之遥和肖尧都很清楚临场发挥稍有差错就得跟这所大学失之交臂,而第二志愿俩人填得差了十万八千里。

  可是如果分开的话……如果……真的分开的话……

  谁也不敢想象。

  考完那天晚上陆之遥拉着肖尧跑到教学楼天台上吹风去了,天台上其实不止他俩,多少高三学生歇斯底里地在上面咆哮着微笑着苦笑着,随着月光出现都化作了轻声耳语。

  陆之遥和肖尧避开天台上一对对情侣狗找了个通风口后墙角坐在栏杆上。陆之遥买了一扎啤酒,他呲啦一声拉开一罐又递了一罐给肖尧,两单身大老爷们居然也就这么面对着倾城月光你一言我一语的零零散散聊了下去,大概是因为酒肖尧说话声音有些大,声音在清冷的月光下尤显明亮。

  六年毫无交集,四年勾肩搭背,两年的奋斗,算下来不过一声感叹,就算是扳着手指这么一点点数下去也要不了一分二十秒。

  所以肖尧和陆之遥渐渐地都沉默了,只有夏初的夜风卷着微热空气袭来却又有点微妙的凉爽。

  沉默半响还是肖尧先提起了这个话题:“哎之遥,你说咱要是第一志愿没考上怎么办。”

  “喔,那你将迎来一个没有我的玫瑰色的大学生活,你将会找到很多很多妹子。”陆之遥故作不在意地挥了挥手。

  “去去去什么玩意儿,女人如魔鬼咱憋提这个成吗。我认真的,没有你我得多无聊啊谁陪我打BBT啊。”

  “怎么办啊……”陆之遥看似认真地叹了口气,思考几秒后掏出手机点开秒表:“肖尧你把手机拿出来,然后给我打个电话。”

  “嘛玩意儿?”

  “叫你打就打废话那么多干啥。”

  一头雾水的肖尧还是照做了,从他掏出手机陆之遥就开始掐秒,直到这边接到电话才停止。

  “你看,四十秒。”陆之遥将手机屏幕对着肖尧:“无论咱在哪儿读大学,从你想起我到打通电话也只要四十秒,算上两边乘个二也就八十秒。”

  “所以无论你在哪里,我们的距离也就大概八十秒吧。你看这么近有啥好操心的。”

  肖尧有些愣地听着陆之遥的话,沉默半天才回过神来,然后他笑了出来,哎呦我的妈陆之遥你这是文艺了还是怎么着?他这么简单粗暴地想着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行啊,我们的距离,最多只有八十秒的话,那就完全没关系了。”

  陆之遥回过头去,少年眼底的笑意在如水月光下那么温柔。

  出成绩当天肖尧起了个大早敲响了陆之遥家的门。插电源开启电脑找到网站然后疯狂刷新的过程漫长得可怕,即使是自称百兆光纤的陆之遥也不得不认输。

  事后回想起来真的已经记不清楚当时的心情了,只知道俩人都屏气凝神地盯着小小屏幕,一如多年前那次跳高一样头脑空白。直到看到俩人相差无几的高分才渐渐恢复。

  然后陆之遥一把拥住了肖尧,这次换他在肖尧耳畔呢喃了。

  “八十秒好像也有点远,还是没有距离好吧。”

5.

  八十秒钟还能做什么呢,有多长呢。

 

0s

  拖着行李走在大学校园的林荫道上的时候陆之遥还是有些许不真实感,九月灿烂的阳光打在前方肖尧栗色的发上晕出光圈,斑驳叶影在他后脑勺上跳跃着。

10s

  “陆之遥你快点,别真的跟个夫人一样磨叽。”

  “得了吧,你行李还有一半在我手上呢。”

20s

  肖尧于是转过头来停了步子,阳光勾勒着他嘴角明媚的弧度点染了他的眉梢眼角。

30s

  陆之遥加紧几步缩短了两人本来就不长的距离,他已经能看见对方镜片上隐约的反光。

40s

现在的距离则足以看清彼此脸上阳光笼罩下金色的细小绒毛。

可是谁也没有退开。

50s

  气氛忽然安静了下来,他们能够一眼望见对方的眼底激起千层波澜。

80s

  “肖尧,我喜欢你。”

  八十秒钟能做什么?

  八十秒钟能让我爱上你。

  或者说,我用了八十秒钟,才发现我爱你。

—end—

*文中有些涉及物理的数据是本撒比手算取值的所以错了请不要大意的骂我煞笔吧。

*赶上了末班车我好激动啊

*好像没啥能叨逼叨的了,晚安。

评论
热度(63)

© 玥_A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