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是肯爱我,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人啦。您找不着第二个。』

死了死了。瘫。

文盲,只有高中文科生的文化水平,脑补成分远大于任何科学逻辑。
养老,单机。
平坑之后去写原耽。

绑画是rio,吹她。

【何西】念·Ⅰ

*天之炽同人,cp是何塞·托雷斯×西泽尔·博尔吉亚,这么棒的cp居然人气低迷能不能好了!!!!!!连个cp名都没有所以擅自取名字前两个字叫何西了……

*简单粗暴只为喂自己的东西,无质量半小时摸鱼。lo主煞笔脑子有坑没有文风逻辑已死bug多欢迎捉虫,胡扯摸鱼产物。有心情会继续写。
*请所有吃这对的不要大意地来找我玩!

零.

  西泽尔曾经无数次午夜梦回,回到那些他拼命想要逃离的地方。那个将母亲变成娃娃的雨夜,那场红龙陨落成叛国者的倾城之战,那间教堂里巨大甲胄寓意死亡的惊鸿一瞥,那个法庭上猫一样的少女的誓言……

  一场又一场的梦境宛若他亲手铸造的暗夜牢笼,西泽尔是笼中演戏的兽,他握紧石头,他斩断阑珊灯火,他拼命奔逃,他拼命嘶吼,他瞳孔深处的紫肆意蜿蜒浓烈的像要吞噬世界。

  ——所以,就算再怎么回到那个白雾弥漫炮声轰鸣的东方迷境,也算不得什么的,对不对?那具甲胄倒地,温润而熟悉的嗓音仍然在耳畔回响,然后一切就灰飞烟灭啦,不过是这样而已啊。

  只不过,从这样的梦境中突然醒来时,心底的空落感便会放大好几倍,不同于任何一个梦的愤怒,而是紧紧揪成一团的疼。

  那里再也不会被补上了,那里再也没法不疼了。

  黑夜里他轻声呢喃,如果这时有月光透过窗子,西泽尔那副苍白无力的样子便是一副极美的画。那是每个画家笔下所追寻的,失去生命的另一半之后灵魂也空了一半的失魂落魄的神情。

壹.

  西泽尔一直认为就算血洗教皇国来换一个妈妈也无所谓,即使是提前告诉他毁灭半个翡冷翠琳琅夫人也救不下来他也不会回头,手中握着的石头无论如何也不能浪费。

  但是西泽尔有时候也会后悔。

  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多进行点策划为什么不多看一些战略为什么不用脑子好好想一想白雾弥漫的平和之下藏着什么?!

  为什么……是啊……如果早知道那个人会死在锡兰……那西泽尔死也不会踏入那座为他堆砌起赫赫战功与传世美名的城。

  他轻声颂念着他的名讳,尽管他早已葬身于那遥远的早已被踏平的异域。

  一个国家为你陪葬啊,哥哥你……还满意么……满意于……今天的我……?

  我握住了自己的石头,可是我把自己砸的遍体鳞伤。对不起啊哥哥我没能好好的隐忍,但是……即使如此……
  “何塞·托雷斯。”

贰.

  昏暗的训练场里男孩身着自己新的甲胄,一刀一刀画出的弧线就如多少年前那个人教给自己的一样。好像只要用着与你一样的剑术,我们就仍然并肩作战着一样……

  ——“何塞·托雷斯”

  ——“何塞哥哥……”

  “如果我……我死在了普罗米修斯之下……大概也没什么的……”

  “我妈妈还在那边等我呢……阿黛尔身为王妃大概也不会太可悲吧……”

  “我尽力了……可是对不起何塞哥哥……我还是没听你的学会隐忍……不过我想你……不会介意的对不对?如果你还在的话……你会和我一起……一起毁掉这个翡冷翠的……对不对?”

  面甲下没人看得清西泽尔的表情。

  “所以……我将无惧死亡……”

  “你的刀刃伴我两侧,即使走向穷途末路彼端也会有你的身影……”

  “我……绝不害怕……”

-tbc

评论(11)
热度(26)

© 玥_A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