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是肯爱我,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人啦。您找不着第二个。』

死了死了。瘫。

文盲,只有高中文科生的文化水平,脑补成分远大于任何科学逻辑。
养老,单机。
平坑之后去写原耽。

绑画是rio,吹她。

【陆散陆】转瞬不逝

*cp陆散陆陆散傻傻分不清楚所以tag就不要脸的一起打了。放下作业和稿子来扔一篇迟到的元宵节贺文,不是刀。信我。
*lo主傻逼脑子有坑勿代三勿捅三OOC。灵感来自cop女神的《hello&bye,days》,歌词有化用。实况rps84小时投稿,关键词满城烟火,艾特不了哭唧唧。
*开学最后一篇,随心写没怎么思考的乱七八糟东西,大概还会不定时回来,那么再见w

-
  散人睁开双眼。
  窗外灿烂灯火照不透厚重窗帘,家里空无一人,只有他躺在黑暗中的卧室里,沉重喘息夹杂些许酒气。
  嗓子是沙哑的,他记不太清楚昨晚发生了什么。大概是又在直播间发酒疯了?那也无所谓,反正他那个人的直播间连着亮了十几天,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空档儿来看向自己呗。
  不想思考,不想移动,迷迷糊糊间他再度闭眼,窗外什么时候飘起的细雨已经掩盖了节日焰火炸裂,之前清醒时明明还是漫天绚烂焰火的,此刻却归于沉寂,不再喧闹的漆黑深夜腐蚀着空气,雨点坠落在玻璃窗上噼啪哀鸣着。
  有力无气地翻了个身裹紧被褥,散人扒拉过床头柜上的手机,锁屏的页面一开还是那条信息——无论是记忆中断还是梦境纷繁间都没能忘记清清楚楚烙印在视网膜上的消息。发件人并不是没有保存的单纯枯燥无味的一串数码,却也没有打备注姓名,一段空白下直接就是信息。
  “我机票定完了,有空接我没。”
  有空,当然有空,但是手机屏幕上迟迟没有出现输入法键盘。散人看着屏幕点点明亮渐渐熄灭溶于黑暗的房间,然后疲惫地将手机放下。
  你来嘛,关我什么事儿,或者说,能关我什么事儿啊。不就是一起再走一趟,去个广州去个沈阳,然后你飞向日本我回家么。
  北方深夜的寒意深深刻进骨子里,关闭了暖气的房间一片冰冷死寂。
  我想知道我们还有没有可能存在未来,不需要多了,就一点,那么一点点的,犹如烛火般微弱的温度,能被黑夜所包容吗?

-
  这事儿散人觉得纯属自己犯贱。
第一就是贱在了自己怎么这么容易被骗呢,一个游戏就给骗了好感度,比那个孩子似的段承轩还没出息。
  多少次他开YY,他闭麦,听着他的声音,说着睡了睡了仍然忍不住冒个泡,为了告诉对方自己正注视着。
  陆夫人的声音很温暖啊,很温柔啊,很低沉啊,如果不是容易唱歌跑调一点就炸什么的,其实很适合拿来催眠啊。
  陆夫人人很好啊,够意思,打游戏特溜,认真,对待游戏绝不是游戏的态度,较真到了学术的地步了,做视频也会认认真真打稿子录制,对粉丝也不赖。
  陆夫人对自己……也很好啊,被坑得毫无怨言,联机起来爽快得很,自己随意划水都无所谓,反正夫人愿意背所有的锅嘛。最早散人看着弹幕里一片片的“夫人好苏”“宠散人宠到没边了”其实是微笑着赞同的,你看夫人和谁打游戏被坑多了不会不开心的?不就只有自己了吗。
  陆夫人很好啊,陆夫人哪里都很好啊,除了脾气炸了点,太较真了点,还没有女朋友……除了自己根本不认识现实中的“陆之遥”,除了自己根本做不到全面接触陆夫人,除了……陆夫人是个男的。

  连个软妹子都没有,你可真出息。
  啊……这大概就是第二贱了吧,动心如此轻率快速,有点神奇。
  不愧对方是神奇陆夫人。

-
  什么时候开始变味的,散人自己也完全说不清楚啊。
  反正大概挺早吧。陆夫人对自己那么好,如果换做个妹子自己不动心才值得怀疑。
  旅行的时候陆夫人唱的情歌散人其实几乎都听进去了。不管对着谁唱的反正自作主张当做给自己的歌大概也没关系吧;每次夫人玩自己安利的坑向游戏散人其实几乎都看了。不管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被坑得义无反顾反正自作主张当做为了自己开心大概也没关系吧。联机撕逼的runner被叫做夫妻档的弹幕散人其实几乎都看见了,不管实力差距因素反正自作主张当做命中注定巧合也没关系吧。
  反正都是自作主张的自我解读,所以没关系吧。
  相遇相识相知。
  意识到的时候是散人听说陆夫人和女票分手的那天。从心底蔓延出的丝丝甜意疯狂抽丝发芽束缚了整颗心,散人一天都处于轻飘飘的愉悦里,连喉咙深处溢出的声线都蕴着巨大而隐秘的欣喜并为之颤抖。
  ……然后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了。哥们儿分手居然开心?我去这是什么居心啊。什么人会在别人分手的情况下开心?
  不不不,不是因为自己是单身狗的嫉妒,自己又不是没有几十万女友粉……更不是因为对方妹子有多渣,他连妹子的面都没见过好嘛。
  呃……那好像只能做一个解释了。
  我……喜欢你?
  嗯……那大概就是了,我喜欢你。

-
  察觉之后随之而来的慌乱是不可避免的,刷cp的弹幕看起来都刺眼了好几分,仿佛把自己的心思剖析开来摊在陆夫人面前,明晃晃的直接,可是对方却把这当做是玩笑。
  散人有点委屈,散宝宝又别扭了,一番真心被当成人尽皆知的话柄当事人另一方还没什么明显表示,这不是看笑话嘛。
  于是散人也试探性地敲了陆夫人,现在刷cp好像有点过头了啊,你怎么看。
  得到的回应是不在乎。没事我不介意,哥们儿嘛。
  哦对,哥们儿嘛。
  千言万语就这么梗在喉头吐不出咽不下,一口气憋着渐渐酝酿委屈。
  哥们儿啊,那你跟宠女票似的干嘛呢。你撩完我又不娶我啊。谁喜欢你了瞎了眼吧,刷cp刷昏头了我冷静冷静。
  嗯,都是刷cp的锅,太烦了。
  所以他公开表示了不喜欢看见陆散论,所以他能在普通人玩笑一般地提起“你们结婚吧,床头吵架床尾和”时淡淡地扔下一句“再瞎说踢出YY了”,所以他避开了很多互动,所以他下了狠心一咬牙一闭眼把BBT删得一干二净。散人告诉自己反正那不可能了干脆就躲开一点,他需要一点时间。对外宣称着他一点也不喜欢以此伪装逃避。
  想想自己其实是个挺懦弱的人,处理不好就伤害了别人,明明全是自己的错却固执地推给别人,由此给自己一点苟延残喘的空隙。某段自己完全不愿意回想的时光里,他这么说了出来,也这么告诉自己。
  明明是自己没能抓住,明明喜欢陆夫人的是自己,那为什么要微妙地怨念着对方与所有人?为什么偏要找理由推开他?失去与得到,喜欢与讨厌,爱抑或不爱,他徘徊着,他询问着,抑制着这几乎成瘾的依赖。
  爱便是瞎了眼。
  他打开陆夫人的聊天窗口,他开口,他们试图说清楚,全程并无争吵,只是冷冽到几乎冰封的气氛。
  那就这样吧。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双手在键盘上起起落落,每一个键盘音都万分沉重。
——“别萌陆散,太虐。”

-
  可是散人为什么会喜欢陆夫人呢。
  归根结底不也就是因为陆夫人最初的靠近吗。
  躲也躲不掉,倒不如说并不想躲。误会怀疑解开,本来就没有决裂,当今是优散王道,以刷cp为由的躲避也显得刻意了些。
  所以我们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七月bml上的互动甜炸粉丝,散人脑子一热没控制住的拥抱,肌肤彼此碰触皆是清清楚楚的温暖炙热,他感受着手臂之间对方并不苗条的身形几不可闻地颤抖,王尼玛的逗逼头套下从脸颊到耳根子已经红透还在心里强行辩解热的全是热的不是我强行推脱都怪天气。
  十月漫展上他来得突如其来,说着我不能让商家觉得傻蛋坑了所以得来帮忙啊堂而皇之地坐在了散人身边。看着两人的名字一次次一同出现在一张纸上他竟有些莫名的窃喜。他说我只是陪傻蛋的我不能让他丢面子的时候散人心里炸成一朵烟花。
  忍不住在心底爆了句粗口我操夫人就你这撩妹等级到底是怎么空巢到而立的啊。
  直播间里朋友们有意无意地提起念叨,转发,秒评,久违的傻蛋称呼,谜之封面表情包,联机,从年初的尴尬渐渐走回了失散多年的老友重见,关系无形中一针一线缝补,弹幕姬喊出的陆散党头顶青天他随口应下,却在没人看见的话筒彼端红了脸。
  无论怎么说心也没法一刀斩断,散人不记得谁说过暗恋无非是三个阶段,初见悸动,无助迷惘和大彻大悟云淡风轻。那么他就是第三个阶段了,管他,随他去吧。别想太多。
  耳麦里音符流淌唱了一句这也罢任花自飘零水自流。一切渐渐如故,殊途同归。
  陆夫人的聊天窗再度频繁跳动,散人也曾偷偷开了直播间或是YY,大老爷们何必太过介怀?放下的前提大概就是不执念。
  散人是自暴自弃了,该爱爱该恨恨,我开心就好。
  反正你们也不知道。
 


  然后?然后就这样了呗。
  久违的联机直播散人久违地开心,夫人甚至也一反常态地秉着开心就好不较真的态度玩得随心随性。那时天津的上空正绽放着过年期间的花火,带着耳机听不太清窗外的轰鸣作响,只是有彩色的光偶尔闪过眼前,耳畔的尖叫大笑都掩盖不过那人低沉温柔又带着几分东北味儿的声线。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反了也成立,散人偶尔也会记起当年他和陆夫人一路旅行一路玩,两人彼此距离也曾那么短那么短,就连对方的心也触手可及,他的歌声和他的歌声,心踏着节拍共鸣。
  然后当天晚上他就梦着了他俩再度见面,梦境中看不太清陆之遥的脸,只感觉他掌心的温度隐约灼痛。
  然后打完move or die后夫人就说了他要来天津。
哦。
  boom!
  路线很快规划出来,你来天津那我去趟沈阳呗,想见我爸妈啊啊那我不得回见一下叔叔阿姨,对了广州有个漫展去不去,你去我就去呗,行,日本呢,普通念叨着呢,搞个签证看看行吗。
  啧啧啧,瞧这幸运EX,散人忍不住傻乐起来,在电脑前面挂了电话对着夫人直播间就嘿嘿发笑,抑制不住的。乐乐从边上路过一脸妈的智障地吼了两句才唤回一点意识。
  ……得了,躲不过逃不掉,散人啊散人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不就喜欢个同性吗至于吗。值得为他笑为他哭为他别扭为他失眠为他的一举一动而牵动自己的一颦一笑吗?
  于是笑着笑着他就哭了。


  陆夫人瞅着沈阳的元宵节焰火姹紫嫣红一片琳琅满目,想想没几天就要去天津了便难得地起身拍照留念。到时候给傻蛋看看也成啊。
  

  肖尧在瑟瑟寒风里行走,裹着大衣没带乐乐却忍不住掏出手机拍了个日常,明明已经过完了年,也不是什么日子,天空却绽放着焰火,噼里啪啦开了一空的流星落花,色彩缤绚丽凋零之后却是透明晦暗的哀愁。
 
  轰鸣作响,直至尽头,万籁俱寂。
  街灯投下的光芒盖不掉思绪恍惚,这边上了飞机那边搭上了车。两个动点沿着不同的函数图像开始滑动靠近,草草收拾了零散的倦怠苦楚不甘,把埋在底下的隐秘的欣喜甜蜜翻了出来,打扫干净等待你驻进。
 

 
  肖尧在候机厅坐了大半夜,陆之遥那趟航班一而再再而三的晚点,不耐烦都被担忧悉数遮掩——遇着气流啦?该不会出事吧?
  担忧慌张局促欣喜在空落落的大厅里飘荡,最后终于抵不住困意沉睡过去。肖尧再度恍惚醒来时眼前一片苍白,迷瞪着眼睛只能看清眼前那个人背着明亮的白炽灯看着自己。
  “哎傻蛋……别搁这睡啊。飞机晚点了你倒真等得来。”
  “走吧,这个点你要是不好回去跟我去宾馆凑合一宿。明天我帮你给爹妈解释……谢谢了啊。”
  陆之遥自顾自地念叨着,手上已经把肖尧给撑起来了。半梦半醒的人迷迷糊糊靠着陆之遥胸膛,温暖而有力的心跳清晰可闻。
  “谢什么谢啊……你以前可不这么说的。”
  “你又不喜欢我谢什么谢啊真的是。”
  祸从口出,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肖尧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已经覆水难收索性破罐破摔,眼睛一合又迷迷糊糊地作熟睡状倒在了陆之遥的怀里。
  “……哎呦我的妈这得是喝了酒吧傻蛋你……”
  意料之中的碎碎念之后肖尧心底无奈苦笑,下一秒却忽然僵住然后刹那间色彩斑斓如同花火绽放点燃瞳孔。
  “真是……谁跟你说我就不喜欢你了?你闹别扭我还委屈呢……”

  冬末春初的深夜找不到星星,夜幕是一片纯净的黑赏心悦目。焰火的轰鸣早已消失不见。
  满城烟火,转瞬不逝。

—END—

纯属脑洞产物和三次元半点关系都没有
瞎写YY,别较真看qwq
就是想写点最近的故事结果扯得这么乱七八糟了有些内容尽量一笔带过了不知道行不行【。】感觉这是陆散三次元的必经之路所以还是擅自用了这段梗……看不懂我在说什么就算了。来,找找看埋的一个点?【谁理你】
最后陆散陆大法好官方永不倒。再见w
 

评论(25)
热度(57)

© 玥_A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