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是肯爱我,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人啦。您找不着第二个。』

死了死了。瘫。

文盲,只有高中文科生的文化水平,脑补成分远大于任何科学逻辑。
养老,单机。
平坑之后去写原耽。

绑画是rio,吹她。

【盾铁】what makes you beautiful

*cp盾铁,约等于盾铁盾。接MCU内战后,盾铁俩人双向暗恋设定,短篇跑题he一发完。
*lo主傻逼脑子有坑ooc没文笔没文风bug突破天际,建议阅读者感到不适请立即放弃阅读【cry
*就是想看看小辣椒喷大盾的辣鸡脑洞产物,毫无逻辑没有中心强行结局题文无关 歌词有化用的其实x

0.
  “我不明白。”
  Steve的双手穿插着撑在前额,将他阳光般灿烂的金发挠得支离破碎。他陷在柔软的沙发里,灰色绒面显得很温柔,尤其是在对面Potts小姐的眼刀对比下。
  客厅偌大而空荡,但是Steve觉得自己像是被关在空鱼缸里的热带鱼。毕竟耿直的美国大兵先生可从来没有“同一名态度并不和蔼可亲的女性探讨另外一位更不和蔼可亲的战友的情感问题”这样怎么读都非常拗口的经历,这令他如坐针毡——这可不是战场,你不能抡着盾朝己方人员砸!
  ……呃,虽然仔细想想,这事儿两个月前他才刚刚干过。

1.
  今天纽约的天气很好,天空湛蓝白云朵朵,距离内战过去已经两个月了,复仇者大厦里一片祥和。多亏了致力于家庭和谐的反派们,叛逃中的复仇者们在逃狱之后某次突发事件里再次拼命战斗拯救了人民,证明了自己还存在的价值并顺利地在Tony的帮助之下回到复联总部,索科维亚协议也在民众的支持下和复仇者们的周旋下暂时搁置修订。
  Steve对此很欣慰,实际上他想不到比这更好的结果了,唯一不那么令人欣慰的,是不那么Tony Stark了的Tony Stark。
  那时Tony出现在同反派战斗的战场,金红盔甲耀眼得很。一如既往地,他扛起了一部分火力,收拾了毁得七七八八的现场,该赔的赔了该修的修了,去了趟政府料理复联的烂摊子。
  然后他张开双臂,迎接了一个来自Wanda的拥抱后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
  “可以回家了。”
  那一瞬间Steve逆着夕阳的方向看着Tony的脸庞,胡茬修理得很漂亮,墨镜映了阳光的色泽在他憔悴的面庞上好不容易映衬出了点儿血色。
  是的,那是Tony Stark,一个月以前并肩作战的战友,一个半月以前他压在身下狠狠砸爆反应堆的敌人,而现在他回来了,他们回去了。
  Steve心情复杂,他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反正欣慰和欣喜是一定存在的。复仇者联盟终于重新成为了复仇者联盟。
  ……然后Steve Rogers发现自己真是傻得可爱。
  诚然,他自己也清楚他对Tony的行为有多过分,于是以他为首的复仇者们接二连三的彼此道歉大会轰轰烈烈地持续了一天半呢。Steve非常耿直地承认:“是的,我太在意Bucky而失去了应有的理智,我对自己向你下那么重的手而非常抱歉。”小姑娘Wanda带着点哭腔的抱歉,Clint缓解尴尬的俏皮话……而Tony对此倒不甚在意——至少是表现上,这件事情上他保持了Ironman一贯的洒脱作风——挥挥衣袖,就这么结束了。
  然而就算是Dummy都能看得出来,Tony,至少是在Steve面前开始低调,降低存在感,尽量不出现在复仇者面前,能让Friday传达指示就默不作声。而Steve用他那冰封九十年的青涩情商思索再三,能得出的唯一结论是Tony Stark还没有消气。
  当然,从其他复仇者身上找原因是不可能的——Steve在默不作声的观察三天后得出这样一个并没有什么卵用的结论,既然Tony能在Steve躲在一边不出现视奸的时候点评了一圈Natasha的ins边和Clint拌嘴边替Vision给Wanda递了个樱桃坐在了Scott身边,他看不出来Tony有什么不适应的,至于一直忠于TeamIronman的小蜘蛛和Rhodes就更没有不爽的理由了。
  所以Steve不得不垂头丧气而沮丧无比地承认,问题是出在了他的身上。
  ……但是为什么呢?

3.
  于是复仇者们有了喜闻乐见的两个星期。第一周的娱乐节目是“看Steve逮住一切机会向Tony花式抱歉”,第二周则变成了“看不耐烦而濒临放弃的绝望Steve满大厦追着Tony问你到底有什么不满”。
  完成作业来大厦协助调试装备的Peter倚靠在沙发上往嘴里扔了颗爆米花,他能清楚地听见不远处洗手池那里Tony不耐烦的“不没你的事情”。
  “呃,所以这是第几次了?”
  Clint摇摇头:“计数君已阵亡。”
  为了索科维亚协议而于几天前回归的Bruce故作惋惜地叹了口气:“所以,Steve一直都是‘抱歉我太在意Bucky了没有顾及你’这么道歉的?”
  “Yep,”Natasha一边旁听着不远处美国队长自我独白“真的你需要的话也可以拿盾往我胸口来一下,但是Tony,如果你一直是这种你们都没错我很满意的态度,我连补偿都做不到”一边心不在焉地刷新了一下手机浏览器,“他是真的太爱Bucky了还是完全没有想到那个方面去?”
  vision按了下遥控器:“我记得有句话叫……胸大无脑?啊不算了,请当我什么也没有说过。”
  Wanda对此抛去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我相信只是队长谈过的恋爱太少了……说起来我们这样什么也不说真的没关系吗。”
“说什么,嘿老兄其实Tony Stark暗恋你好久了他被伤透了心想要单方面结束暗恋关系冷静冷静,因为他觉得自己加上霍华德在你心里的地位还远远不如一个Bucky?”Scott耸耸肩:“不好意思,这个玩笑太扯淡了,没有笑点。”
  “……”Wanda沉默地咬了一口西瓜,还是好好地做个吃瓜群众吧。

4.
  Steve又一次成功地堵住了Tony。
  复仇者大厦里面有个室内泳池,Steve偶尔约上Sam来游两回,偶尔也能碰见其他人——但是在泳池碰见Tony可真是几十年来头一回。
  所以当正打算进更衣室换下外衣的Steve一回头看见泳池里半浮半沉的光膀子Tony时他着实吓了一跳。
  不过为什么他没有发现Tony的肱二头肌和胸肌腹肌也如此……发达?水珠从他肌理上滑落,勾勒出道道漂亮的弧线。
  Tony正擦拭着脸上的水,在睁开眼的几乎同一瞬间却迅速地钻回了水里,几秒钟之后出现在了扶梯一侧。
  “呃抱歉……如果你觉得我打扰到了你的运动我可以先走,等游泳池什么时候空出来再过来。”Steve略有些尴尬地看着背对着自己只穿一条裤衩的钢铁侠先生从水中逐渐上浮。
  “不,不必,”Tony迅速地应了一句,旁若无人地抓起毛巾从泳池另外一侧绕向更衣间。而后对着更衣室门口的金毛障碍物皱了皱眉:“你能让个位吗,美国队长难道有独霸更衣间大门的癖好?”
  “不Tony,你看你又来了,”Steve挫败地扶额,“说真的,我不得不再次老生常谈,我不是Pepper也不是Jarvis,我猜不到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做出这样的反应。所有的不满你都可以直接发泄出来,我罪有应得,我很抱歉,我不会逃避,你大可不必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我,如果你真的很难受,直接告诉我你需要远离我冷静冷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我保证尊重你……”
  “Captain,”Tony抬起一只手阻止了对方接下来打算说的随便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他稍微后退几步,站在了泳池边缘,“实际上这已经不只是老生常谈了,这句话和你一样老——天杀的你要怎么才相信我很正常和你脑子里那些荒谬绝伦的妄想毫不沾边?我们有错,你的道歉诚恳耿直,我大度而风度翩翩,so what’s the matter with us?一切顺利,你大可按照你自己提供的选择让我安静——”
  “那你介不介意和我一起游个泳?我保证安静地划水,”Steve·耿直·Rogers立马上前几步趁热打铁截断话头,“呃,你看,泳池挺大,一个人没什么气氛,空荡荡的。”
  “……所以你是非得这么要求不然我不能进更衣室了是吗?”
  “没错。”
  Tony抬头直视着Steve碧蓝色的眼珠,唇角扯出一丝古怪的笑意。
  “既然如此——我不得不说,你比瘟疫更叫人疼痛。”
  随着咚的一声,世界重归宁静。
  Tony居高临下地瞥了一眼被猝不及防推入水池中扑腾着狼狈不堪的Steve:“砸一盾牌换一池子水,这笔生意还是我亏了。”而后步履轻快地钻进了更衣间:“好好享受你的swimming time吧大兵。”
  等到Steve咳嗽着勉强扶稳游泳池池壁不顾身上湿透的衣物站起来时,Tony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本周第十九次围追堵截,失败。

5.
  来送材料的Pepper是在电梯里捡到一只垂头丧气的队长的,那时他浑身湿透,像只淋了雨的大金毛。
  “……所以Mr.Rogers,你真的追着他说了两个星期的你太在意Bucky了没有顾及他?”Pepper的嗓音骤然拔高,“噢我真高兴你能如此耿直地表达你的歉意,他现在还能搭理你大概是因为恋爱中的人脑子都有点儿毛病,看世界都充满粉红色泡泡。”
  “呃?难道这有什么不对……”
  “全部错了。”Pepper的良好礼仪让她没有直接对着Steve怒吼,但是她周遭逼人的威压同尖刻锐利的眼神都使战场上无所畏惧的美国队长惴惴不安得像只兔崽子:“Steve Rogers,你一点儿都不了解他,一点也不!”
  “但是我的确——”Steve的话头被Pepper毫不留情地截断:“这方面你没有发言权,至少你从来不知道Tony的作息时间——恕我直言,早上七点钟就开始在大厦里转悠着堵他等同于太阳底下去找吸血鬼,这个时候的Tony Stark要么在实验室要么在床上——你也丝毫不明白Tony糟糕的态度究竟是为了什么,你的无知伤害了他,显而易见。”
“但我……”Steve张了张嘴,单词却卡在舌尖没了下文。他瞪大的蓝色双眸随即丧气地垂下:“……是的,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我真的不能理解——对Tony来说,我或许做出了非常糟糕而错误的事情,但是如果他自称接受了道歉不需要弥补摆出一点也不介意的态度的话,我怎么能明白他要什么?”美国大兵纠结地揪着沙发的靠垫:“说实话,Tony既然宣称一切都过去了,那么他应该表现得言行如一一些,而不是如此冷漠疏离——这怎么能称为他不介意?我可不是贴身秘书或者私人管家,又怎么能知道他究竟想怎么样?”
  “——而事实上,你根本不需要私人管家或者是贴身秘书的了解程度,”Pepper严厉地瞪着Steve的眼睛,语气却仍然保持着高分贝的冷静:“事实上,在这栋房子里的每一个人……啊不,这个房间里的每一个人,”她朝不远处不知何时聚集在玻璃门后餐厅里的复仇者们——这着实令Steve吓了一跳——瞧了一眼继续说着,后者们则努力收敛着一脸好奇若无其事,“这个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Tony想要什么,除了你。”
  Pepper深吸一口气,专注地盯着Steve的双眼:“你应该知道的,Tony Stark拥有一颗温暖而柔软的心,他拿钢铁之壳掩盖着他的血肉之躯。抛开内战的立场不谈,至少是从西伯利亚事件来看,你自己也很清楚,站在Tony的立场,你做了些什么。”
  “我的确……”
  “不,不论你要说些什么,你没有,”Pepper再次尖锐地打断了他,“真正在Tony温暖的心里住着的人少之又少,而非常不幸的,其中一个为了他的杀父仇人同他兵戎相向,顺带几乎把他像hydra一样打了一顿,反应堆都砸了就差打脸。我当然知道你是出于阻止Mr.Barnes也是迫于无奈——可是站在Tony的角度来看,以上理由都完全,不成立。”咄咄逼人的小辣椒小姐摊了摊手,试图将已经飙向越来越高分贝的音量收敛起来,“在他看来,最直接的理由就是,他,Tony Stark,还能加上一个霍华德,在你的心里的分量,远远不如一个Barnes。爱着的人毫不在意你的感受还把你往不能动了打,这真的,非常过分——而你这段时间神奇至极的道歉方式恰巧再三证实了这一点。Tony Stark先生是不被他所需要的人需要,不被他所在意的人在意,可以忽略,毫无分量的。”
  “不!可是我完全不可能有这个意思!”Steve目瞪口呆:“Tony和Bucky当然不能拿来做比较的筹码……所以说这里的每个人都明白Tony所介意着的……?难道我有这么迟钝吗。”
  “在某些方面——毋庸置疑。”Pepper的语气稍稍缓和:“当然,如果把这个原因归结于您九十年来并不丰富的爱情生涯,我想可以理解。”
  “事实上这点已经被拎出来嘲讽许多次了,从Clint到Nat……wait,”Steve猛然明白过来,目瞪口呆起来:“你是说,爱,以及,爱情生涯?”
  “嗯哼,”Pepper回以一个模棱两可的音节,“身为一个不完全称职的前女友,我对这件事情没什么发言权,而身为一个称职的秘书——我不应该对雇主的私生活指手画脚或者是进行透露。所以接下来是拒绝提问时间。”她站起身,边拍了拍套裙上并不存在的褶皱边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文件夹,朝Steve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礼节性微笑:“那么我该办正事去了,这份材料怎么着也需要Mr.Stark亲自签个字——起码也要让Dummy学一个。”
  “等等——最后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知道我从早晨七点就开始在大厦里搜寻Tony的?”
  “Friday的全天公共区域监控,”Pepper回头,笑容可掬,“顺便提一句cap,你也拥有这个级别的权限。”

6.
  当Steve借助Friday的监控成功在电梯间再度堵到Tony的时候,Tony是有点儿想以头抢地的,自己为什么要一时出于私心给了这个神烦的家伙一个级别如此高的权限。
  ——不过,当他的头被强行按在Steve的胸口上时,这个想法便烟消云散了。
  这场由内战,或者说由Tony Stark沉重感情而累积出来的闹剧,终于结束于Captain America的一句:“你很重要,Tony,你不可或缺地存在于我的心里。”
  该意识到的意识到了,该说的都说了。该消化的事实拎出来重复两遍,也就差不多看懂了。
  然后?
  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在一起了。

-FIN

评论(15)
热度(32)

© 玥_A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