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是肯爱我,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人啦。您找不着第二个。』

死了死了。瘫。

文盲,只有高中文科生的文化水平,脑补成分远大于任何科学逻辑。
养老,单机。
平坑之后去写原耽。

绑画是rio,吹她。

【米英】Limonium sinuatum (1)


*最近换手机把备忘录翻出来看见这篇当时萝卜很期待的文章……就先,姑且算做给萝卜的生贺wwwww【这么随便真的没问题吗】露中在下肝不出来了啊泪流满面等我回家再试试】灵感来自于Sasakure.Uk的campanella/カムパネルラ。有使用歌词。
*cp米英,但是一如既往地看不出攻受。出现子米幼英,ooc没文笔没文风lo主脑子有坑
*ooc预警po主煞笔脑子有坑没有文风逻辑已死bug多欢迎捉虫。专业知识一如既往地瞎掰,非甜预警。
*you are my stars

0.
  【要怎样去描绘呢,我脑海中的星辰大海。
  要怎样去寻觅呢,你瞳中盛开的言语之花。】

  “你疯了?”
  王耀不可置信地盯着阿尔弗雷德,仍然不敢相信“我成为了下次计划的宇航员”这句话是从阿尔弗雷德嘴里窜出来的。
  王耀知道这位同事的资质在整个国家研究院都算是上等。十九岁进入国家宇航局的天才少年,明明应该安心地一边辅助科研工作一边学习经验将来成为宇航局的首脑之一。这么成功的家伙,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人生孤注一掷地丢在生死不明的孤寂旅途中呢?外界看来必定成功的每一次火箭发射在内行人眼里其实是风险巨大的,毕竟这是连一颗金属原子都要精确预算到位的战斗啊。
  可是王耀不知道,自己这位总是挂着阳光到冒傻气的笑脸的典型美国人同事骨子里却悬着一柄达摩克里斯之剑,这把利剑注定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人生要么被一剑砸个粉碎,要么飞跃至世界之巅将剑炸个粉碎。
  所以阿尔弗雷德只是在嘴角扯出一个笑,唇角的弧度显得那么突兀而特别,比起日常毫无形象的哈哈傻笑简直判若两人。他碧蓝的双眸凝视着墙上的星图倒映出一片星海,仿佛宇宙便是他的眼睛,他的眼里住着世界。
  “嘿老兄别闹,世界的Hero怎么可能疯啊,我只是,想去找一个人而已。”

1.
  【要去找寻谁呢,沿着纸飞机划过的弧度。】
  轻巧的白色纸翼破开空气,从阿尔弗雷德的指尖悠然飘出去,阳光下飞舞的尘埃为其扰乱,激起圈圈涟漪而后迅速重归平静。
  只有纸飞机还没落地,它跨过半个教室歪歪扭扭的桌椅,跨过冰凉的金属防盗网。
  然后它啪嗒掉落,躺在了亚瑟的脚底。
  阿尔弗雷德有些讶异地抬眸,那人蓬松的米金色发同阳光一起微微闪耀,绿松石镶嵌的双眸里蕴着盈盈微光。
  来人比阿尔还高了一个头,他屈身,拾起那只叠的皱皱巴巴机身上用黑色签字笔写了个hero的纸飞机走进教室,饶有兴致地挑起一边有些粗的眉毛。
  “呃……抱歉,这是你的东西吧?”
  于是第一次,绿松石坠入了澄澈的海天一色并在万丈深海激起滔天巨浪,洪流席卷了阿尔弗雷德的整个青春年少,亦将继续冲刷着他余下的每一刻人生。
  ——彼时他还是个初入校门的孩童,因为“把赞美诗唱跑调还擅自改词”这样的错误被罚取消体育课室外活动的资格,彼时亚瑟也只是个刚刚升上初中部的少年,来找自己的哥哥,阿尔弗雷德的老师斯科特拿药。
  “啊——是,是的!谢谢您!”阿尔弗雷德仍记得尚幼的自己这么作答,语气带着天然的愉快热情。
  “不用,”亚瑟回以微笑,索性拉开有些矮的桌椅坐下,纸飞机再度被空投给阿尔弗雷德:“你以后想做个飞行员吗?”
  “差不多哦,”小阿尔见来人也有闲聊下去的意思,兴奋地在桌子上撑起双手:“你看,我的眼睛,是蓝色的。马修告诉我和天空很像,对吗?我想飞起来!飞到与这样的碧蓝色彩相同的地方!像个超级英雄一样吧!”
  “是啊,很有趣的梦想,纸飞机折得也很棒。”亚瑟微微偏头,嘴角噙着柔和的笑意,反正也找不到哥哥,自己也不想这么快回去上课,索性聊一聊等一等吧,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嘿嘿是吧!我练了很久的!”小小的阿尔弗雷德经不住夸奖,面上立刻洋洋得意起来:“总有一天我能折出很厉害的飞机,它能飞得很高,去看天空顶端的鸟,带我去很远的地方冒险。”
  “还能替你传信回家,给父母报个平安啊,不过,纸飞机很难飞上天空的哟,天空的顶部,也不只是蓝色的天和鸟而已。”亚瑟严肃地提出了几点建议,阿尔弗雷德便皱起了眉,两道小小的眉毛纠结在一起,有些微妙的可爱,沉默半晌后小大人一样叹了口气。
  “哎是吗……那该是怎么一回事呢,可是天空明明就是蓝色的!”
  “天空是蓝色,是因为光给了他一层蓝色,”亚瑟揉了揉毫无防备的孩子橙金色的小脑袋:“但是蓝色的光之外还有大气层,大气层之外还有宇宙,宇宙才是真正的天空顶部,无边无际,无穷无尽,笼罩着世界上每一个人。”
  孩子碧蓝色的双眸里便显现出了三分怀疑,两分震撼以及五分惊讶,似乎是没法想象这样一个巨大的概念,他靠着亚瑟的方向坐近了一点抛出了连珠炮轰般的疑虑:“那光也能给我颜色吗?大气层里面有什么呢?那宇宙之外会是什么呢?宇宙有多大呢?”
  回答已经记不清楚了,记忆里只隐隐约约地回响着亚瑟耐心温柔的声线。
  “会啊,你很可爱嘛,宇宙之外……就要靠你来探索了,以后造一个比纸飞机更大的飞行器去看看吧。银河漫漫,斗转星移,很有趣的。”
  彼时他尚不明白何为斗转星移,彼时他仍然坚信着纸飞机总能飞上天空,搞不好还能飞往那个人所说的宇宙银河呢。
  只是那双祖母绿的眸子,那一头蓬松的米金色发与他掌心的温度,从此便铭刻于阿尔弗雷德的脑海里,从稚嫩走到意气风发以仍未褪色半分。

后续艰难的,TBC

评论(2)
热度(1)

© 玥_A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