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是肯爱我,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人啦。您找不着第二个。』

死了死了。瘫。

文盲,只有高中文科生的文化水平,脑补成分远大于任何科学逻辑。
养老,单机。
平坑之后去写原耽。

绑画是rio,吹她。

【云亮】Sea for you(上)


『So tell me darling ,do you wish we'd fall in love?』

下篇链接:http://ariasuzuransummer.lofter.com/post/1d05ee9d_ee1f7a7
*cp王者荣耀云亮,赵云×诸葛亮。架空现代大学生paro,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没文笔没文风没剧情重度ooc注意慎入。说过打算给云亮这么棒的两人写星辰大海, Made of stars 是星辰,这个故事是大海w
*三月的话,再过三个月就是夏天啦。想要有沙滩上的冰镇柠檬苏打水一样的味道虽然一如既往地辣鸡qwq。
*推荐bgm:The saltwater room-owl city

Days 0.

“我想去海边旅行。”
半个月前诸葛亮摊在书桌上嘟哝,身侧堆积如山的参考资料摇摇欲坠以至于赵云担心他下一秒就会被埋掉,他搭腔。
“我也想。”
“那去不去?”
诸葛亮猛地抬头,因连夜备考而黑眼圈浓重憔悴的双眼发亮地盯着赵云。
“……去咯,权当毕业旅行吧。”

“不去,你俩度蜜月我掺和什么。”
三句象征性的询问毫无悬念地换来三句一摸一样的调侃,西汉三人组在这种时候总是出奇一致。刘邦韩信收获的回报是分别一记重拳而张良遭到了诸葛亮的书堆攻击。
不过也是意料之中,张良忙着出国读博的准备事项刘邦已经开始操心他的分分钟几百万上下,连最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韩信也忙着考各种乱七八糟的证书,哪还抽得出空去天涯海角。
当年说好的朋友一生一起走总归只是个肥皂泡泡一般缥缈柔弱的梦,这谁都知道。
“真不是我不想去……你看,我业务那么忙,哪有空。就算你俩要度蜜月我也很乐意跟去搞点儿小花样——别别别赵子龙你给老子住手!大实话怎么就不让人说了——”
“闭嘴吧老流氓,自己的大三角感情线都没扯清楚还真有闲心啊?”
“……没。”刘邦闪开赵云一记肘击,神色忽然变作正经。
“你……哎,我也不好说什么。你和他之间的事儿,谁看不出来啊。”
“是么?我怎么觉得除了你谁都看不出来呢。”
“那是子房雏儿比较耿直,”刘邦摆摆手:“总之,你俩……借旅行也行,总归要拎清楚比较好,是吧。”
“反正,能抓紧的就抓紧,能看清的就明明白白,你们……加油啊。”
“嗯……谢谢。”

“承你吉言。”
诸葛亮说,好心好意地将张良身上的笔记本捡起来。
“只是……我自己也不知道啊。”

“到底要怎么样呢?或者不如说……到底能怎么样呢。”
如同海风一样清爽又黏连的——
最后的夏天嘛。





Days 1

- “I wake up at twilight.
It's gonna be all right.”

海边的早晨有什么不一样?
天更蓝,云更轻,风更柔软,湿哒哒的黏人。棕榈树摇曳着投下斑驳,松石色海洋映着初升曙色,波光粼粼却不晃眼。
早晨的海滨是少女,青春年华里有温婉明媚。
赵云睁开眼的一瞬间就收了满眼轻暖阳光,诸葛亮背对他站在落地窗前拉开外层厚重窗帘,光便极轻易地撩开纱帘不请自来,国王巡视领土般桀骜而潇洒自如地踱过整个双人套间,连它踏过的灰色毛绒地毯都落满光华碎屑。
诸葛亮就站在那儿,视线聚焦尽头光芒之间,为光所簇拥。
他在他印象里一向月光般清冷,所以赵云眼里这天使落凡尘般的景色却有点儿主观意味上的格格不入了。
于是他掀开被褥起身,自后方搭上诸葛肩膀,后者回头看他,仍有睡眼惺忪。
“难得不睡懒觉嘛,起床了?”
“出来玩还睡什么睡,”赵云见他还有点儿迷糊趁机揉了揉他脑袋:“清醒清醒,去吃个早饭。”

所以最后出来玩儿的还真只有他们俩,心里那点儿半莫名半心知肚明的窃喜的确挺不够义气的。诸葛亮想看海,于是他们规划半天,挑了个不大不小的海滨城市。青城靠旅游业发达,客流量同三亚厦门没法比,却也好歹能够出现在旅游攻略上。

沿着沙滩铺设的栈道曲折,踏上去吱嘎的声响像踏动琴键。诸葛亮率先踩上台阶登上去,转过身来看着赵云。
“先走走吧?”
对方的手自然而然地朝他伸过来。白皙而骨节纤细,阳光底下泛着半透明般的光泽。
总有这种时候,总有这种赵云会一瞬间相信他也是喜欢我的的时候,如同打在他指节间的毫不吝啬一视同仁的阳光一样。
毫不迟疑地握上去,为他所牵着上了栈道。明知完全没有必要却仍由人牵着——管它奇不奇怪呢,反正大清早这片风光并不特殊的海滨游人寥寥无几,初夏空气中漂浮的暖意为海气所濡湿,不及他手中温润来得舒适。
你瞧,我总是梦想你喜欢我的,而正是你赋予我这做梦的温床。

栈道沿海铺设,大概是为了涨潮期游客通行方便而架设,约有一人高。碧蓝翻滚银白色浪花,时不时吻过栈道底柱,便有好听拍浪声唰拉。有海鸟盘旋着落下,白色点点划破水晶般澄澈而整块碧蓝的天又坠落,远目里像点点满天星绽放在白沙上,偶有一两只落在栈道栏杆上,偏了小脑袋瞪着圆眼珠瞧着他俩,一脸人畜无害的好奇。视线尽头是海天一线,尚未成熟的曦光还带着生涩潮红。

走下去,毫无目的性地走下去,栈道延伸多长就要随之走到哪里去的样子。面前人比自己矮一个头不止,平视前方能看见像是电影布景一样不大真实的景色——大概是某年版的《老人与海》?——和他风中微扬的发丝,同样是因为太过剔透完美而不大真实的银蓝色。
像是某年春天诸葛亮非要逞强自己蹬自行车搭他时微微伏下的脑袋一样,柔软而迎风清扬。海风像也化作当年春风,一时间是暖融融的回忆基调——校道旁绿荫、绿化带三两点花色、麻雀吱喳。
他一直都这么爱逞强,明明该让的地方从来不让。比如让赵云骑车载他会快很多,又比如现在强硬地想将赵云的方向掌控在自己的手里——蠢得不行,无关痛痒的小事这么较劲儿,感情却从来没见他主动半分。
当然,也许是压根没有牵动这感情线的意思呢——无奈赵云自认是个想太多的,还有一丝希望便宁可自作多情也认栽了。

也许是缺乏安全感?

如果将自己全权托付给另一人的话心将脆弱如沙滩城堡呢。看似辉煌明丽,海浪一卷便碎得彻底—— 我惧痴,我惧苦,我惧颠沛流离我惧无枝可依。
如果自己能强大的话也许就不会这样了。虽然由心期盼着成为强者不过对于未知仍然免不了地心存担忧与恐惧。
世俗眼里揉不下我们,双亲臂弯里纳不下我们,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不会属于我们,你的心真的愿意值当这些么——从头到尾也许只是一场想太多。
谁知道啊,这种问题我很不擅长的嘛。
我不知道未来何去何从啊,即使是现在伸出了拼搏的双手。

仅此一刻,诸葛亮仅仅允许自己忘却所有一刻。他甘愿成单细胞生物,不长大脑,只有掌心里趁机占来的那人温度发烫。

海滩鸥声逐渐嘹亮,防波堤上三两游人逐渐增多。栈道下有孩子拎着沙桶铲子之类的玩具嬉闹。
该来的总是会来——白裙子的小姑娘赤脚,捏裙摆跑上栈道,身后是穿着沙滩裤的同伴追逐,笑语清脆如海滩浪声,像阵风一般掠过两人身旁。
明明只是一阵轻灵的夏风啊,却能将两人的手吹开,触电一样地做贼心虚。
赵云定定心神,忽觉喧闹声愈大,波涛翻涌得更快活,游人话音也纷繁,阳光更灿烂,海面波光粼粼,时不时有亮色泳衣浮沉。
海湾彻底苏醒了,正是一日大好晨光。


Days 3

-“I'll there,by your side.”

旅游业发达的城市总有那么一两个大同小异的地方——一街纪念品小玩意儿,卖着所谓特产,街边花坛绿树,一副很有小资情调的模样。却将这地方本身作为旅游景点的特色尽数掩去了。
“还说什么古老渔村……你看着里哪有半分渔村的模样啊。”
诸葛亮含着冰糕含含糊糊地抱怨,有融化奶渍溢出唇角,让人想舔一口的乳白色。
“景点么——赚钱第一。”赵云心不在焉地应,人潮里要将距离控制得不远不近实在不容易。
这条街是青城出名的观光景点,作为最初卖点的渔村却早寻不着半分踪迹——分明已经是一条商业街,赵云还真没什么兴趣,只由着也许是因甚少出门而仍然兴致勃勃的诸葛亮恣意游荡。
有点儿像遛宠物,赵云心情很好地瞎想。既要让他尽兴又不能跑丢了——还得告诉别人他是你家的。
这时他站在街角咖啡店的门口等诸葛亮拎咖啡出来。天气很好,即使是人头攒动也掩不去空气中的咸涩海气。时过晌午,阳光尚算仁慈,只将辉光浅浅铺开,给川流不息般穿梭的人潮镀上一层浅金笑意。
欢声笑语嘈杂鼎沸,隔着折射阳光的玻璃壁往里看去,咖啡店里人满为患。那个银蓝色的脑袋却仍显眼极了——他一直都处在视线中心嘛。白衬衫,卡其色沙滩裤底露出大半截削瘦而白皙的小腿。
他看起来纤瘦,埋进人堆里愈显渺小,一闪神就容易错过。赵云于是更专注,只看着他艰难地拎着咖啡在人群里转身,碧色双眸四下环视,聚焦不到目标便微微眯起,带一分焦急两分不安。
可不是遛宠物么,猫猫狗狗的被扔进人潮寻不见主人反应约摸也差不多啦。赵云好整以暇地隔着玻璃窗看他一举一动。他看着诸葛举步维艰地绕过三两人群左顾右盼,甚至扯开嗓子喊了两声,虽然沸腾人群里赵云听不见,可口型无误,赵云便也像是听见他喊自己名字了似的唇角一弯。

诸葛亮是真的有点儿慌。小天才不擅交际不喜人群,可一直亦步亦趋跟在自己身后的家伙却也能不见?他一边四下环视一边开始伸手摸索手机。
离开了二人因契合所构建而成的微妙频道便很清楚地感觉身旁噪声刺耳人潮烦躁。离开了才片刻已成习惯的安逸他竟久违地心慌。像是孩童一回头,玩伴家长都不见踪影只有自己一人的、童年噩梦一样的心慌。明明四下里人头攒动,却像是自己一个人被扔在了孤岛里。莫名其妙极了,离不开一个人的习惯培养起来轻而易举得像天生如此,命定不应分离。
可是你并不会无时无刻陪在我身旁啊,不会也不能。这是显而易见的。

——兄弟亲戚通通不是,那该以一个什么样的理由长时间地赖在你附近呢?朋友也太过缥缈单薄了啊。

视线所及处缺少了某个既定存在,便只能看见满目夏色,空落落一地阳光打在咖啡馆地面的咖色瓷砖上,斑斓地分割明暗,那条光影所组成的线一路延伸至门口。

——或许是……或许是……

诸葛亮下意识顺着它看去,光暗界限划开瓷砖将棕色短毛绒门垫割分成两块,大门左右两旁摆放的矢车菊随之摇曳出色调不一的深浅蓝。

——顺着这蓝色所绽放的方向微微向上看去的话。

诸葛亮根本没有去细想他满心惴惴里都纳了些怎么样的心思,他只怔怔地抬了头。

他出现在那里,咖啡厅的玻璃门一开,折射给他满身的海滨夏阳流光溢彩。

“不慌不慌,里头人多我出去透个气。我在这儿呢。”
赵云朝他招招手,大声喊。声线穿透空气中喧哗直抵他耳畔。

“还打什么电话,我肯定在你身边啊,你需要的话。”

诸葛亮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只觉心像是蒲公英飘飘荡荡忽然坠落,埋入温软三月泥土生根发芽。
也许这人的臂弯,也带着六月阳光的温度呢。
——虽我也许永远无从知晓。


-tbc

后续就今天肝完,我保证(cry)

评论(11)
热度(86)

© 玥_A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