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是肯爱我,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人啦。您找不着第二个。』

死了死了。瘫。

文盲,只有高中文科生的文化水平,脑补成分远大于任何科学逻辑。
养老,单机。
平坑之后去写原耽。

绑画是rio,吹她。

【梦间集】铃兰夏子

对,赞美你们帮我嫖我老公(不是)的鹅太太。
不许打我。

白菜鹅:

@玥_Aria 点梗,金铃索X她。
强行齁甜,ooc慎。
———————
铃兰夏子
金铃索看着眼前紧闭的门扇,轻轻叹了口气,到底是上前叩了三叩。
“夏子。”
“谢谢关心,我没事。”
“谁……谁说你有事了,该吃饭了。”
门吱呀一声被从里拉开,夏子低着头从金铃索身边挤过,兀自走向客厅,金铃索一言不发地跟在她身后。
“饭呢?”夏子看着空荡荡的餐桌一愣。
“我不会做。”金铃索面无表情地答道。
夏子看了看表,沉默了一会儿,在柜子里翻出自己的钱包看了看,“我们出去吃吧。”
晚间的市区正是热闹的时候,碍于白天高温不出摊儿的小贩纷纷也推着车子出来叫卖,夏子原本想拉金铃索去另一条街上的小店,可看到街上琳琅满目的小吃,她立即改变了主意。
“哇这个手抓饼摊子好久没出来了我们买两个吧!”
“这个串串香看起来很棒的样子你尝尝——诶你吃不了辣啊我忘了。”
“金铃儿!你看那个煎饼果子,金黄的,像不像你?”
“……我看你像煎饼果子。”金铃索被辣子呛的面颊涨红,连“金铃儿”这称呼都顾不上计较,两步追上前面的夏子就把手里的东西塞她手上。
夏子看着手里剥好壳的熟鸡蛋,愣了一愣。她似是猜到些什么,又有些不敢置信,她怔怔地,“晚上吃鸡蛋……容易积食……”
话音未落,她便被人一拽,随后,眼上便是一片湿滑的凉意。
“你是个傻子吧?”
夏子感受到那近在咫尺之人的温度,或许其实并没有近在咫尺,但她闭着眼睛,所以她下意识想要缩短的所有距离便在脑海中被理所当然地缩短。在一片市井嘈杂之中,她嗅到他身上的馨香,淡而清雅,与周围油脂沸腾滋滋作响升腾挥发出的气味儿格格不入。
熟鸡蛋柔软细腻,离开眼皮时,原本干涩酸痛的眼睛好受了许多。不知是因为鸡蛋还是别的什么,夏子觉得眼中湿润。
“你怎么——”
“眼睛肿了用这个法子,很有效。”
或许是担心再度挑起伤心事,金铃根本没有细问夏子究竟怎么了。他似乎极擅长维持这种恰到好处的距离感,既不过密致人厌烦,又不过疏教人心冷。正正好儿地让人浮想联翩,感怀之余绝不会觉得被冒犯。
可莫名地,夏子突然很不喜欢这种礼貌。
“我的金铃儿啊……”
她看向他脸侧柔软的金发,看向他稍稍下垂的眼睑,看向他白皙透红的面颊。
何为玉树琼葩堆雪,何为天资灵秀,不与群芳同列。便是眼前的人儿,纵寻遍天下才子,不能描述其中万一风采。
“谁是金铃儿了——”
“好,你不是金铃儿,”立在原地的金铃忽得被一扯,脚下白袍一绊,便伴着铃铛清脆的响声跌入一个怀抱中。他听到少女清而透的音色,带着猫儿般张牙舞爪的占有欲,“但你是我的。”
这世上还有什么伤心事呢。
金铃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掉了鸡蛋,他与夏子交颈相拥,隔着夏日轻薄的布料,她身上的热度仿佛一点点爬上了他的耳尖。金铃下意识轻勾唇角,弯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傻子。”
这世上还有什么伤心事呢。


评论
热度(13)
  1. 玥_Aria白菜鹅 转载了此文字
    对,赞美你们帮我嫖我老公(不是)的鹅太太。不许打我。

© 玥_Aria | Powered by LOFTER